[UMI] 重細節 見真章

君島先生很懂得用不同的味道去配襯魚肉, 變化豐富又有趣。

玩DiningCit的Restaurant Week已經有好一段時間, 每一次當這個活動推出的時候, 還是會樂此不疲的和同事討論去哪裡吃東西好。近年參加這一個推廣活動的餐廳愈來愈多, 不小心還會發現意想不到的好東西。今年, 于我來說最意外的莫過於到上環的UMI竟也加入了戰團。

之前有朋友吃過UMI, 對主理人君島先生(KIMIJIMA)的手藝有高度評價。可惜餐廳並不做午市, 只在星期一至六的晚間做兩輪生意, 而且餐單是劃一的。心水清的你現在應該想得到UMI是做日本料理的, 若非懷石就是壽司。正常餐單之中有四個前菜十貫壽司, 一百二十分鐘之內的用餐享受定價是HK1588, 在本地來說不算貴了, 但還不是人人負擔得起的。

參加了Restaurant Week的UMI, 又會提供一個怎樣的餐單呢? 索價HK$398, 兩個前菜五貫壽司加味噌湯, 抵玩得不得了。單單是餐廳之內的環境已幾乎值回票價。只是餐廳細少, 每晚做一輪生意也統共是六十餘個額度而已, 可說是一位難求。深深地看不起昨天晚上甩底的三位, 浪費了主理人的心機之餘, 更阻礙了其他有心想要來試一試UMI的人。請你們真的要好好反省自己的所作所為。

為什麼說餐廳之內的環境已幾乎值回票價呢? 一入到UMI已經感覺得到花在室內裝潢的心思可不少。和平常的壽司店一樣, 主要採用了淺色的木材, 色調主黃, 氣氛由其溫暖。餐廳呈狹長狀, 前半部份樓底較矮, 感覺沒有後半段闊落; 也因為後半段樓底高, 天花之上掛起了極大的花藝裝飾, 既作平衡, 又美觀。花藝用上了大量的白色蝴蝶蘭, 形勢隨性卻不雜亂, 而且量之多, 啊哈我立即很銅臭地想要打理它們可是價值不菲。牆身用了常見於花園的石牆, 加上木材及花, 隱隱帶有戶外的感覺, 認真美妙。

雖然我是準時到達, 不過人未齊(因為大家都是吃同一個餐單所以都是同時開始的), 也樂得在位置上欣賞店內的東西。客用的枱面是一整塊的原木, 眼光順著木走, 忽然驚覺, 噫, 長長的木似乎沒有斷開過? 心下懷疑是不是真木, 忍不住輕輕敲了兩下。君島先生卻是聽見了, 抬起頭對我笑笑說, 「這是檜木, 有七米長, 是香港唯一一張喔」。我點點頭, 這樣的木我只見過一次, 是在福岡的吉富すし。當時眼見的木比較老, 顏色也深, 長木也用在建築之上, 感覺更加震撼。不過怎樣說也好, 這樣大的木是愈來愈罕見了。

君島先生身後有一張白色的「畫」。本來我並沒有特別在意, 後來聊起天來, 才知道那是草間彌生的作品! 買價是二億日圓的名作品, 就輕輕鬆鬆地掛在我面前一米的地方。雖然是沒有藝術細胞我還是大大的震動了。

如果深入地看看UMI所在的餐飲集團Le Comptoir, 大概就會明白UMI為什麼會有如此多的心思放在裝潢之上。集團之內的餐廳是如出一轍地滲滿了藝術的因子, 把「吃」升華去另一個層次, 本地就要數它們做得最好呢。

君島先生可以說日文英文及少量廣東話, 溝通不是問題

池魚 - 柚子醬

北海道毛蟹
池魚是夏天的「旬」, 本擬會吃到池魚壽司, 卻是在前菜已經看到了這一個食材。似乎是我吃過最好吃的池魚, 魚肉脆身而鮮甜, 口感很美妙。醬是柚子醬, 為夏日帶來清新的感覺。這一刻我還未會意到, 君島先生是很懂得用不同的味道去配襯魚肉, 變化豐富又有趣。

池魚來至大阪, 毛蟹則是來至北海道。蟹肉細細的拆了出來, 小巧淡雅。不知是否自己疑心生暗鬼, 蟹肉吃起來除了甜香, 還帶有少許似有還無的奶油香氣, 濃厚的奢華味道, 和池魚是兩個極端。



接下來就是五件壽司了。只是看魚類的話, 都是一些比較普通的品種。不過吃起來也不覺得悶, 皆因君島先生所用的調味非常別緻。這些季節的魚類雖然肥美卻是油份不重, 用不同的食材增加變化, 特別好吃。

鯛 - 柚子胡椒
柚子胡椒味辣而刺激, 和清爽的鯛魚有對比, 很不錯。

右口魚 - 大葉、薑
夏天食右口魚、冬天食左口魚, 君島先生是如此說。我一直覺得右口魚味道太淡所以不太愛吃, 這樣加大葉, 整體感覺就活潑得多。只是魚的味道就更加吃不出來了, 果然是魚與熊掌。

長尾魚 - 蘿蔔蓉
長魚尾也是鯛魚的一種, 也是淡麗的品種。蘿蔔的味道清甜, 也是很夾的。

平政魚 - 煙燻
看起來沒有甚麼特別, 入口就見真章了: 淡淡的煙燻味增加了玩味, 好吃。

赤身 - 醬油漬
最後一見是吃壽司時很常見的醬油漬赤身。君島先生慨嘆說香港人似乎不太喜歡這一件壽司, 眼底有點惆悵。其實香港人也不是不愛吃赤身, 只不過有得揀, 他們都會愛吃拖羅。香港人似乎比較愛吃油份重的魚。不止是魚, 吃牛吃豬, 都愛油份重的。可能有若干的民族性在內也未可知呢。

赤身之上只淡淡地掃了醬油, 一點芝麻狠狠地堵加了香味。比起之前所吃的四件壽司, 我還是更傾心這一件, 因為品嚐魚肉味道時, 外來的干擾比較少, 這才是我本人最心愛的壽司品味方式。


湯品原是煲成奶白色的魚湯, 熱辣辣的怎會不好飲? 但更令我愛不釋手的是這一個古樸的橢圓形木碗, 似乎有點歲月的痕跡, 手感溫潤, 似是真正的古物。真想據為己有。


Restaurant week 的餐單比較短小, 主要是讓人有一個機會試試umi的出品。對女孩子來說或許也是夠的(晚餐吃輕怡是減肥之道), 但男士可能少不免要「溝貨」吧。UMI也有拿出小小的散點餐單讓我們看看, 一件壽司要百多二百的價位, 如果有心想吃, 不如平時來吃正統餐單更好。但最終我也是不敵自己的心魔, 另外加了一份甜點。

甜點是巨峰提子MOCHI, 加抹茶生朱古力。日本的生果真的是世界一, 巨峰提子MOCHI甜美多汁, 好吃得我忍不住「唔」一聲。抹茶生朱古力呢原來是法國的出品, 再由君島先生撒上京都的抹茶。個人嫌是有點兒太甜了, 沒想到君島先生也有同一個看法。據說是法籍老闆的堅持才沒有換上甜度低的版本。嗯, 不過對於吃甜食人人都有不同的尺, 甜一點苦一點, 都不能使人人滿足吧。

Dining City | Restaurant Week


UMI on Hollywood Road
地  址:上環荷李活道159號地下3號舖
電  話:2956 3177
營業時間:星期一至六 18:30-22:30 | 星期日休息
參考網址:官方網站 | Facebook | Instagram



1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