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泥牆後的秘店

最強的預約困難店之一, 鮨晴。不說食物, 先說說周邊的風花雪月, 例如選址。個人非常、非常的喜歡這一個位置, 很安靜也很隱閉, 約莫有點兒出世之美。同樣的地址之前是乃是醍醐, 無獨有偶兩家都是受大家追捧的鮨店, 若是信風水的話, 可能可以在此造造文章呢。

笛鯛 フエダイ

鯖 サバ
是日好不容易訂到了午市的兩人午餐, 樂滋滋地來朝聖一下。中午的餐單不過是HK$980一人, 以一家預約困難店來說, 是很相宜的一個價錢。

白海老 シロエビ

鰺 アジ
頭四件的壽司, 單看食材又不覺得有甚麼特別, 不過吃到口中卻是覺得非常的美味。很纖細, 很簡單, 一點都不繁複。友人點出, 鮨晴的醋飯酸度並不高, 悄悄地將存在感減低了, 也突出了不同魚類的口感和味道。

鱧 ハモ / 茄子 ナス 

中トロ

大トロ

赤身醬油漬
吞拿魚的三件頭 - 中拖羅、大拖羅、赤身醬油漬。某群組中有人有說過, 沒有這三件壽司的鮨店不是好鮨店, 這句話老實說有點太過了。雖說, 我本人也很喜愛看到他們就是了。依舊是纖細的美麗, 但醋飯的存在感不知怎地慢慢強烈了起來。個人很中意最後的醬油漬, 咸度、酸度, 柔軟度無一不合心意。

鱸 スズキ
每隔幾件壽司就有一份「廚點」(啊, 我真的不知道怎去稱呼這個間場之物... 既是廚房做出來的東西, 稱為廚點也不過份吧)。剛才是煮鱧魚, 現在是烤鱸魚, 此類熟魚並不比壽司遜色多少, 而事實上這個烤鱸魚是我吃過最美味的食物之一呢。

赤鯥 アカムツ

海膽 うに

穴子

午市的餐單不長, 但該有的都有, 吃下來也是覺得滿足的。鮨店偏向安靜, 氣氛在我看來多多少少有點拘緊。估計原因與Motoharuさん安靜的性子有關?

Motoharu Inazuka 稻塚基晴 さん
不過聽說Motoharuさん其實是懂得說英文的。只是能否與師傅確立一個關係, 還是要看緣份(氣場click唔click)和努力(是否願意試著打開師傅的話閘子), 而這兩樣東西都是我所欠缺的。

維持人和人之間的關係, 真是千古難題啊。

Sushi Hare (HK$900+)
地  址:上環必列者士街31號地舖
電  話:
營業時間:
參考網址:官方網站 | Facebook | Instagram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