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上海飯店] 大開眼界 嘆為觀止的蟹粉海

老上海飯店
每年的十月十一月, 就是食大閘蟹的時節。記得小時候家里都會買大閘蟹回家蒸了吃。家人說我總是很有耐性, 坐在桌邊一隻隻蟹慢慢的拆, 像小大人似的。的確, 一年吃那一兩件的大閘蟹, 也是我期待的一期一會之一。記得自己愛吃的是蟹膏實在的圓肚蟹毑, 卻不愛吃膏似粘膠的尖肚公蟹。

不過近年, 家中已經不再買蟹回來了。市面上的大閘蟹質素良莠不齊, 即使花了錢, 也不見得買到好物; 味道也不及以前好吃, 拆個良久, 滿足感卻只有一丁點, 感覺很不化算。

食友苗大人每年都會做一次蟹粉宴, 今年也不例外。一席之中有正統上海菜、蟹粉主菜, 不必把手弄髒, 只要大口大口地享用就好 - 對我來說還真是新鮮的體驗。本來因為日子不對而錯失了苗大人的一期一會, 但萬幸苗大人的朋友數量眾多, 竟然破例多開一局。當然是快快舉手報名是也。


醃蘿蔔 食花生
蟹粉宴設於灣仔的老上海飯店, 老字號, 當然少不了一系列的上海菜。對上海菜的認識不多, 懂得只是很表面的四字「濃油赤醬」。是晚苗大人除了落力安排八大前菜、蟹粉主菜之外, 還細心為我們略略作介紹。一頓下來除了吃得多, 學的也多, 還真的賺到了。

飯局之前人未齊, 先吃著醃蘿蔔和花生, 邊吹水。此間的醃蘿蔔好吃, 爽爽甜甜的, 醋酸很淡, 令人停不到口。若不是食友一直在讚這個醃蘿蔔做得極好提我一定要試試, 一向不碰前菜的我, 就要走寶了。


燻蛋
漂亮的燻蛋一人半邊, 正正是小吃多滋味。不要小看這半邊蛋, 用上鴨蛋做原材料的它味道特別濃厚, 溏心的蛋黃沾糯甜美, 輕輕的糊在口中, 感覺滿足得很。煙燻味輕輕柔柔的, 不太重, 但也足夠有餘。


羊糕
這是我第二次吃羊糕。總覺得它和肴肉有點相似, 以豬皮膠質混以煮至幾乎溶化的羊肉, 製成肉凍。吃時切成薄片, 再配以京蔥辟味。被看它顏色黑黑的, 口感軟滑味道清雅, 作頭盤非常合適。

老上海的出品幾乎沒有羊羶味, 不吃羊的食友也輕易接受了。若是覺得羊糕總得要有點羶香, 蘇浙滬同鄉會的出品可能更得你的歡心。


烤麩
到今天也不知道烤麩其實算是甚麼。它是發過酵的麵筋, 是否又可以把它歸為麵包一類的主食? 但它又常常出現在前菜中。烤麩的口感非常特別, 有點彈牙, 有點軟。似海綿的它, 也擁有海綿般的吸水能力, 可以把醬汁完完全全的吸收成自己的味道。甜甜的, 又有冬菇和筍的鮮, 也很好吃。


煙燻黃魚
看過李純恩寫黃魚麵的鮮, 一直念念不忘。未有迴響, 先遇上的是煙燻小黃魚。本以為它會是乾身的, 卻是意外的肉嫩甜鮮, 現在加上煙燻的香, 就更為好吃。


醉蟹
醉蟹
本來見它是黑糊糊的心中不禁一驚, 卻聽說是製作中正常的變化。慢慢咬下, 又是另外一驚: 好好吃啊! 滿滿的都是膏, 口感豐腴迷人; 濃濃的酒香付予甘甜的味道, 又是令一種風味。


醉雞
看到以雞胸肉切出來的翅膀心中先是一樂。沒想到老上海這種老飯店也會有這樣的小俏皮的一面。醉雞帶有酒香, 肉質滑溜, 但最好吃還是皮的部分。爽滑的質感, 也沒有過多的皮下脂肪, 就算是怕肥也絕對不可以暴殄天物把它棄掉! 


鹽水鴨
又吃雞又吃鴨, 頭盤已經來兩款禽鳥類是不是重覆了? 這鹽水鴨口感實在太好, 結實而細緻, 挾胸肉來吃更是啖啖濃香! 比醉雞更得我的歡心。


蔥油海蜇蘿蔔絲
最後一道頭盤乃是蔥油海蜇蘿蔔絲。說來也有趣, 本來人人都覺得這八大頭盤應該由此味開始, 卻給苗大人阻止了。「別看它樣子清清白白的, 蔥油的味道可重呢」。乖乖的待最後才吃, 果真, 蔥油的香會霸道地搶佔味蕾! 海蜇爽脆極好吃, 但蘿蔔絲的甜讓我拼命吃, 根本停不下來嘛。


八大頭盤
吃完了這八道, 根本已經飽了。不過現在才是戲肉的開始。


公蟹蟹粉粉皮。黃金大餅
先來的是這一個蟹粉海。說它是海, 一點都沒誇張! 用上了十四隻公蟹的蟹膏來泡製這道粉皮, 簡直是豪華之極。金黃的色澤、撲鼻之香, 無不令人驚嘆。這麼多的蟹拆起來不知要花多少時間, 每吃一口都是手工。

晶瑩亮眼
十四隻公蟹的蟹膏, 十二個人分吃, 即是說我分到的這一碗之中已經有多過一隻蟹的份量。粉皮本來無味, 不過口感滑溜, 配起蟹粉來又是另一番的滋味。一吸入口, 從喉嚨滑下, 手指頭都不用動一動, 就可以吃到滿口的鮮甜和油潤, 是極致的享受。

試過一次之後大概我以後都不會想自己拆大閘蟹吃了。懶懶的, 就央苗大人每年繼續搞蟹宴, 讓我這懶骨頭可以輕輕鬆鬆地享用美食, 多好!

黃金大餅
黃金大餅不常吃, 個人覺得和蔥油餅有點相似但油膩度要低一些。蔥花芝麻本來已經香, 餅身也做得鬆軟可口, 單吃也已經是一絕。雖然明知道接下來還有很多好菜, 卻是忍不住連吃了兩塊。


薑茶
吃完蟹粉海, 先飲杯薑茶驅寒。除了自己在家煲的, 我未曾試過在外飲到如此足料如此辣的薑茶! 愛薑新的我自是大喜。雖然未怕大閘蟹的寒涼, 還是一飲而盡。


香糟扣肉
「濃油赤醬」四字, 這扣肉真的當之無愧。扣肉雖肥, 卻不膩; 理應有用上酒糟作輔料, 酒糟之香卻不搶; 甜甜糯糯的, 肉質酥軟。味蕾沒多少機會接觸此等濃味之味, 入口之時只覺得應接不暇。來點白飯同吃, 感覺馬上好得多。


糟油蒸河鰻
雖說正統的上海做法是要把河鰻蒸得軟爛, 但老上海為了我等吃慣肉質彈牙的鱔魚的港仔, 還是把食譜調節過了。肥美的鱔肉厚厚的切來蒸起, 雖用上了糟油還是不會掩蓋鱔本身河魚的獨特香味。剩下的湯汁也不浪費, 叫個陽春麵混了來吃, 又鮮又香。不過要小心份量, 湯汁撈多了, 會過咸呢。


蟹粉豆苗
兩個間場之後再來蟹粉菜。看似毫不特別的一道, 也因為蟹粉的緣故而變得耀眼。


醃篤鮮
看過李純恩寫醃篤鮮, 就一直很想吃醃篤鮮。篤, 即小火煲, 把咸肉鮮肉百葉結和笋放在一起, 篤足4、5小時才成。聽說傳統是不下小白菜的, 不過有菜, 看上去就起色漂亮得多, 而且味道會更加甜。它上海用了雞湯作底, 味道更是香。一飲而盡, 已經是飽得動不了。


蟹粉小籠包
末了以蟹粉小籠包作結, 鮮甜多汁, 也很不錯。


煎八寶飯
多飽也好, 也少不了甜頭。蒸八寶飯常見, 煎的卻是初會。糯米飯混紅豆, 煎成薄薄的一片。樣子黑黑的毫不起眼, 但卻是脆香脆香的, 甜而不膩, 好吃! 這甜食打包回家肯定不會好吃, 不理肚皮抗議, 吃了才算。


花雕
一頓下來只覺得眼界大開, 而且滿足非常。只望苗大人下年、下下年、以後每一年都搞蟹粉大會, 小的必定撲倒出席, 再來一次「不弄髒手也得滿口蟹膏甘香」的美味享受!


老上海飯店
地  址:灣仔謝斐道238號香港諾富特世紀酒店地庫1層
電  話:2827 9339
營業時間:星期一至日 11:00-23:00
參考網址:官方網站 | Facebook Page | Openrice 開飯專頁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