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小路やま岸] 生日在瘟疫漫延時

心態之老去可真的不能說笑。最近覺得自己「入定」的能力愈來愈高, 可以不動的話絕對不會動。比起肉體的疲憊, 更大的原因是心真的很累吧。

出生在2月29日, 是怎樣的感受? 老實說, 今年真心覺得和大家的生日並沒有太大的分別。一樣是日曆上的一天, 24小時, 1440分鐘而已。T先生早早就問, 生日想吃甚麼? 張口就說, 和往年一樣, 回娘家吃吧。T先生點點頭, 又問, 那我們吃個午餐吧? 也好。由Écriture到ZEST, 再到富小路やま岸, 心情轉了好幾個圈, 最後就因為「不想過海」而選擇了富小路やま岸。原因一點都不浪漫喔。

富小路やま岸來頭很大。第一次認識富小路やま岸, 是在食友Eathardplayhard的IG account上, 看到那一排的海膽卷, 嘩, 印象極為深刻。之後有機會去京都旅行, 也不是沒有試著去訂位的, 但卻是不成功(也很正常吧), 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2019年尾知道富小路やま岸落戶香港, 心中小小的激動了一下, 但卻沒有行動。沒想到今天終於有機會一窺面紗, 還是很開心的。老實說我是有點驚訝富小路やま岸竟然會做午市, 但價錢相對親民才HK$850/人, 對很多食客來說應該是好消息吧。

喔對了, 訂位初期T先生有問過, 是否可以在午市追加一份海膽卷? 答案是否定的。但到了進餐當天, 和店員聊起天來才知道, 現在是可以在午市加點海膽卷! 失之交臂, 或許是注定了要我安排找天來吃晚餐?

疫情的影響下, 生意是確實有受影響的。餐廳其實很小很小, 只有八個位置, 但是日我享受了很高規格的「包場」服務, 也是人生少有的經驗吧!

邊吃邊聊天, 氣氛其實也不錯。令我印象最深的是原來富小路やま岸的所有原材料 - 包括水 - 都是由日本運過來的。可以說是不惜工本的要把日本原味道帶到香港。

北海道帶子/螢光魷魚/羽衣甘藍/梅醬
第一道菜是微酸鮮甜的先附, 不禁輕輕嘆息原來又已是吃螢光魷魚的季節了。過去這一年過得苦澀不堪, 很容易叫人失去亮晶晶的盼望呢。梅醬酸酸甜甜的, 是這一道菜的主調, 比帶子及螢光魷魚來得更鮮明。羽衣甘藍也是來至日本的, 非常幼嫩, 獨有乾澀口感並不明顯, 竟令我這一向討厭羽衣甘藍的人歡喜起來。

每道菜都在食客面前準備及上碟

京野菜丸大根/油揚/色紙蔥/銀芡汁 (银あん)
京野菜是一種貴族的象徵。不止一次食懷石料理的時候, 料理長面帶驕傲的說, 這是京野菜喔。這個充滿清甜香味的小碟的確好吃, 不過就不覺驚艷。唯一令我覺得有趣的是上面那幾片蔥, 花了心思切成了正方型的模樣, 竟擁有它自己的名字 - 色紙蔥。原因就是因為樣子似色紙。是無聊還是對細節的浪漫, 自是人人有不同的感受。

蓋物
放入煮好的手延麵、牛、放入當店自慢的湯汁, 蓋上蓋子, 店方拿起一個小小的器具, 嘶一聲就噴了小水珠在上面。甚是少見, 臉上馬上就顯出了訝異之色。店員笑著解釋說, 這是一個類似「密封」的動作, 用於展現給食客知道, 食物在完成之後沒有被別人碰過, 也暗示這是特地為食客烹製的。

又是一個無聊或堅持, 人人有不同看法的點。反正我是坐在席前, 親眼看著一道道菜的誕生, 這一舉動對我來說是玩味多於店家想表達的意思了。

又, 不爭氣地聯想起某一茶餐廳把客人飲過的飲料揣給另一客人飲用之事, (把富小路やま岸與他們放在一起討論真是罪過啊), 有感為客人把這樣的關可是店家基本要做到的事, 沒有可是, 沒有不小心, 更沒有藉口。但令人扼腕的是, 那家茶餐廳的飲品都是用類似台式飲品外賣杯的, 即是有封口、食客自己用飲筒拮穿的那款啊(也是我吃過一次之後從此不再光臨的主因之一), 明明就是最衛生的做法, 怎樣竟會出錯了呢? 難道是墨菲定律作祟麼。

手延麵/牛/汁/黑七味
滾燙的湯汁加入之後, 本來半熟的牛肉變成了幾乎全熟。這一味的重點要放在湯汁之中, 不過更搶眼的似乎是當中的黑七味 - 相傳是京都高級餐廳御用的黑七味粉。香氣極盛, 的確是很難令人不注意它呢。

炸饅頭 / 蟹肉汁 / 芥末
此炸饅頭非中式炸饅頭, 而是口感軟而糯, 帶點煙煙韌韌的。有點過於燙口的感覺, 蟹肉那種低調的鮮味就此被錯過了。

焼物やきもの? 竟是「八寸」
「八寸」 - 海味 / 山珍
富小路やま岸的懷石料理和我認知中的不太一樣。最大的解釋是, 我正在吃午市的濃縮版本, 枝枝節節的部分, 當然會有點不同。但多年前所吃的柏屋午市輕懷石, 即便是輕怡版, 但總是有跡可尋。

以八寸奉上燒物, 個人的感覺是頗為別扭的。只是如店員所說, 懷石料理一早已經不是傳統的模樣, 又有不同的流派, 屬是屬非實在是無法由我來品評呢。撇開一切不說, 這個參八寸盤子以及竹中節筷子所帶來的觀感, 卻對我來說是新鮮的。

春荀 / 牛蒡
比起皮脆的「海味」燒銀鱈魚, 我覺得「山珍」的炸春荀及牛蒡要好吃的多。炸漿薄而乾身, 增加了食味卻完全不掩蓋蔬菜的本味, 好吃。

吞拿魚 / 海膽 / 蛇腹魷魚
懷石料理之中有「向付」, 即是時令的刺身。一般是一開始的時候就會吃, 就像是為一頓懷石料理定下時節的基礎那樣。本以為富小路やま岸的午市並無此道, 卻沒想到在最後吃飯的環節出現了刺身。並沒有所謂的好與不好, 但在我的眼中畢竟是有一點的別扭。

就著白飯吃, 有一點點海鮮丼的影子。是為了香港人而設計的嗎?

一點點的甜
總的來說是不過不失的一餐飯。沒有強大的好奇心(怨念?)支撐的話, 心理上應該更不可能愛上富小路やま岸。如果有機會的話, 也會想試試他們的晚餐, 畢竟以午市去judge一家懷石料理店, 是怎樣都說不過去的。

但不知道甚麼時候才會有那個心情了。

侘び寂び
擱筆之時, 忽然很強烈的懷念起佐藤直行さん的なお膳。已經17個月沒有回去了, 做不到一期一會, 有那麼一點點哀傷。


富小路やま岸
地  址:尖沙咀梳士巴利道18號 K11 Musea 5樓506號舖
電  話:26861866
營業時間:星期一至日 12:30-14:30; 18:00-23:00
參考網址:官方網站 | Facebook | Instagram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