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小記 古洞漫遊(1) - 古洞菜站、廣德隆醬園

醬香之美, 卻是夕陽行業。

「去不去古洞走一轉?」有一日朋友傳來訊息。古洞對我來說是一個偏僻得不行的地方, 只知道要去的話要在上水轉小巴。而那一個地區有甚麼呢, 我是不知道的。去古洞有甚麼好看呢, 我也不知道。因為「不知道」, 所以就毫不猶豫地說「好」。

沒想到最後我們所揀的日子是大暑天。雖然出發前天文台一直說可能會打風, 但結果是萬里無雲的大晴天, 而且是45年來最熱的大暑! 真辛苦了帶我們行走古洞的陳大叔。(第二天就掛起八號風球真叫人哭笑不得)


 
朋友一早已經與【漫遊古洞、細味東北】聯絡好, 我只需要準時在早上10時到達古洞菜站就行了。大熱天時, 要記得做好防曬防蚊的措施, 才可以玩得更加盡興。當日做我們導遊的陳大叔也準時到達, 只見他防曬的準備比我們做得更好, 果然是此地的村民!

集合地點的古洞菜站同時也是我們第一個check point。不要看它是小小的、靜靜的一個建築物, 它可曾經是新界的其中一個大型菜站。每天清晨, 附近的農民就會把收割好的新鮮蔬菜運到這裡, 再集中運出市區不同的銷售地點。

牆上的看板用來寫下不同蔬菜的當天賣價。看看日子, 對上一次使用已經是99年9月的事了。荒廢的看板上貼滿了不同的公告及文書。不過還是可以看到少量的蔬菜名。聞所未聞的「馬元菜」是連GOOGLE大神也不懂的菜; 「田菜」俗稱「豬乸菜」, 偶爾在街市也有見到, 不過媽媽說這個菜一點都不好吃, 在鄉下還是用來喂豬多。


離開菜站往村內走, 慢慢可以嗅到空氣之中瀰漫出一種甜香。下一站就是廣德隆醬園。記得上次去到日本瀨戶內海的小豆島時, 我還千方百計地要去山六醬油廠看人家碩果僅存的手製醬油。卻不知道本地其實也有這樣的醬園存在, 真叫我汗顏。

一大片的醬油甕, 但正在使用的不多。這個行業畢竟是式微了。

醬園的主理人龐先生年事已高快要90歲了, 但精神著實不錯。只是和我們聊天的時候不時露出落寞的神情, 大概對這個家族事業有點不捨吧。問, 沒有後代繼承家業麼? 都叫他們出去打工囉, 發展比較好嘛。站在一旁的陳大叔代答。

心下稍稍有點兒難過。真的。在香港如果要做起一個醬園真的需要無比的堅持及毅力。單單是找有技術的師傅大概也是不可能的任務之一。做醬油動輒需要年多兩年的時間, 利錢卻是微小的。

發酵中的黃豆

副產品麵豉

廣德隆醬園的豉油其實賣得很便宜, 包裝也是古樸的, 老土的。幾乎就要掏錢買下一支以示支持, 不過又顧慮到一會兒不知道要在大太陽之下行走多久, 又卻步了。老實說, 這樣大大的一支真的不知道要用幾甚麼時候才用完(又不是常常起灶), 真的買回去了, 主理家中廚房的媽媽, 大概也會有意見吧。

又忽然想起在日本小豆島的山六醬油, 出產的醬油是巧妙地做了不同大小的瓶裝, 小巧可愛之極。即使醬油重不易帶回, 也心癢難搔地帶了好幾支回香港。如果, 如果廣德隆醬園取長補短, 也推出100ml 150ml的包裝, 是否也可以起死回生, 帶來新的客路呢?


巨大的廠房, 是寂靜的

簡樸的發酵室, 控制溫度及濕度是困難的一環


是甚麼機緣, 一家醬油廠開始做起蓮蓉來?
走入廠房之內, 避開了毒辣的陽光, 氣溫馬上似低了兩三度。見到一列三個機器, 不似是做豉油用的東西, 細問之下才知道是做蓮蓉的。聽起來和醬油是風馬牛不相及的東西, 但偏偏在廣德隆他們就被放在一起了。

其實也不是一年365日都會做的蓮蓉。年近中秋了, 有求, 才有供。地上已經放了好幾桶封了口的蓮蓉, 不知是要運去哪裡生產月餅的呢? 又想起上水軍地的仁利柴火月餅, 又隨口問問主理人這裡用的是甚麼能源? 「以前是燒柴火, 現在都是燒油渣啦」真是意外, 我還以為這裡都是用電的呢。

這樣的手工醬油, 還可以吃到幾多年呢?
在香港政府的東北發展計劃下, 古洞的變化將會是天翻地覆的。即使主理人有心有力, 也不見得可以一直在古洞做醬油。難道這樣的產業真的不值得有自己的生存空間嗎? 明明大多數香港人聽到「手工」「手造」都會心花怒放, 但為何廠房竟是如此的蕭條。回到家看看雪櫃之內的醬油, 都是耳熟能詳的大牌子 - 他們的廠房之中當然都是機器, 而且地址都不在香港了。做成今時今日的狀況, 除了政府, 我這樣的小市民也是責無旁貸啊。


題外話
古洞有好幾家的醬油廠, 但也不是家家都會開放參觀的。其中有八十年以上歷史的「鉅利」的豉油在灣仔有門市, 不難買到。至於今次所參觀的廣德隆一向只做批發不設門市, 卻讓我發現網上商店「士多」有入貨。不禁要高呼: 「士多好嘢! 士多萬歲!」


MORE ON:
漫遊古洞、細味東北 - Facebook | blogspot
週末小記 古洞漫遊(2) - 仁華廬、豬場小豬
週末小記 古洞漫遊(3) - 志記鎅木廠、居石侯公祠、塱原農地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