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ane] 低調地閃爍 倫敦二星廚chef Osborn的午餐

作為一個Food Blogger, 我很清楚不論文章的寫得精彩不精彩, 如果沒有美麗的圖片輝映, 收視率都不會太高。畢竟現今社會祟尚的是「有圖有真相」, 縱使妙筆生花, 也比不上一個影像般勝千言萬語。因此絕大部分的時間我都會把重重的相機帶在身上。

由 D40 到 D80 到D7200, 我一直都是Nikon的忠粉。但即使是配上35mm餅鏡, 把相機拿出來拍照的時候, 感覺還是頗招搖。曾為體積及重量(是相機, 不是本人)而苦惱過, 想買一部小號的prosumer 代替著用, 但耐何賺回來的錢都花在吃之上了, 這計劃一直都未有實現。

今天和朋友來到Arcane吃飯, 我還是堅持把相機帶上了。十二時多到達餐廳, 見其他客人未到, 馬上就抓緊機會拍了幾張餐廳內部的相片。沒想到馬上引起了餐廳的注意(咳, 店內只有我一人, 又怎會看不見), 還勞煩主廚Shane Osborn親自出來, 細細叮嚀我小心不要拍到別的客人。末了還是表明絕對歡迎為食物拍照。雖然自己一向也有相當的自覺不要把他人攝入鏡頭, 但當下還是感到些許尷尬, 耳朵馬上燒紅了。


話是如此說, 主廚Shane Osborn其實是一個很溫文的紳士。Arcane的設計很有趣, 廚房面積不大但極為開放, 如果有幸訂到吧位的話, 是可以居高臨下地看著廚房團體煮食, 巨細無遺。即使是坐在low table, 還是可以很清晰地看到每一個人的表情。中環的午餐時間一向緊張, 加上Arcane幾乎客滿的狀態, 廚房之內的氣氛是如何緊迫, 自是不消說。只見chef Osborn 非常沉著, 俐落地指揮一切的運作, 沒有一絲暴躁或不耐, 甚是好看。

行文至此, 忽然想起chef Osborn其實也大可以叫侍者提醒我說小心拍照。但他卻選擇自己從廚房走出來, 親自輕聲提點我, 實在是對我尊重得不得了。但我還要小家子氣地臉紅, 只怕chef Osborn當下比我更尷尬哩。


Arcane所做的是Modern European菜式。上其官方網站可以找到散點的菜單, 卻找不到午市套餐的sample menu。有機會是因為午市套餐的變化比較大, 就乾脆不放上去。卻害得我一直提心吊膽, 怕一打開菜單會見到一個天價 - 若是吃完這一頓之後要捱一個月白麵包, 就糟啦。

幸好午餐的定價還是很合理的, HK$310兩道菜HK$380三道菜, 與29/F的On Dining不相伯仲。選擇卻是比較少, 每道菜都是二揀一, 恰恰都不合胃口的話就只好單點了。


麵包有點濕濕的, 但塗上牛油來吃還是很美味的。比起內部的麵包, 我更喜歡的是脆香的麵包皮! 密度頗為高的麵包, 只吃了一塊就不敢再添加了。



Beetroot, coconut and lime veloute, sour cream, toasted pumpkin seeds
Salad of smoked duck with gizzards, lettuce, duck egg, mustard dressing
朋友點的是用Beetroot紅菜頭做的湯。那個顏色之艷麗呢, 真是罕見。聽朋友說, 湯的味道比較酸, 想來做開胃頭盤是不錯的。而我就揀了比較簡單的沙律。簡單之中其實也見到心思, 煙鴨肉的油花不多但帶有淡淡的煙燻香氣。沒留意到一塊塊深色的乃是腌漬的肝, 一開始還以為是杏甫甚麼的, 口感糯糯的很新奇。沙律本身已經混好了味道, 醋酸夠味, 底下的salad dressing就不需要吃太多了。



Oxtail ravioli, mushroom duxelle, pak choi, confit garlic, red onion
賣相令人倒絕的ravioli, 沒想到是這樣巨大的一件, 完全不是小巧而精緻可愛的小意式餃子嘛。但老實說我喜歡這個大小呢, 除了感覺認真豪氣之外, 要把如此巨大的ravioli 做得飽滿滾圓, 非得有好多餡料塞在其中不可。

飽滿的Ravioli穩穩妥妥地放在以牛油煮過的蘑菇粒之上。甫上枱, 牛油之香是最為搶鏡的, 叫人忍不住深呼吸幾下。Ravioli中間所釀的, 是已經撕碎了的牛尾肉, 軟爛入味, 香氣極其厚醇。不, ravioli 之內的肉雖然是很濕潤, 切開, 卻沒有多餘的汁流出來。也是的, 如果內餡太多水份, 根本就做不成ravioli吧? 所以碟子之上已經淋有一圈的醬汁, 吃來, 應該是煮牛尾之時違下的精華加工而成, 非常香甜。

吃用之時, 除了牛香牛油香, 還會不時吃到以油煸得軟綿帑的蒜頭, 更添風味。一開始見到Ravioli以白菜配之, 心中是有點別扭的, 總覺得它們夾不來。但當濃味的牛尾肉吃多了, 咀嚼一下香菜取其清香的菜汁, 味道口感又確是平衡。好吃之極。


吃完主菜, 型氣的侍者走過來說, chef Osborn 想請你們吃一份芝士呢, 說是阻你影相不好意思。這這這這怎麼好意思啊! 一下子就小人得志語無倫次起來「其實我不、不太可以吃很濃味的芝士, 但很也謝謝、謝謝chef Osborn的心意...」侍者也有點愕然, 側側頭解釋說此芝士其實不會太強烈, 試試不妨。再三多謝之後, 當然是恭敬不如從命。

芝士的名字已經忘記了, 是, 有空會惡補有關芝士的知識。但奇異的是芝士又不是熱的, 中心卻是呈半融的狀態, 粘糯綿軟, 非常濃郁。外層不是預期中的硬, 而是脆。聞起來有點奶香, 初入口也不覺有特別, 吞下之後那淡淡的羶味就湧出來了。噫, 對我來說, 畢竟是有點不習慣這味, 但也未至於不可以接受。加上蜜餞、脆餅, 也就慢慢吃完了這一份。只差一杯紅酒, 就堪稱完美。


Ginger mousse, milk chocolate feuillantine, grapefruit, pomelo
獲得芝士的同時, 已經向店方表明, 芝士要吃, 甜點也是要吃的。不過吃完芝士已經很飽膩, 心中也不是不後悔自己為什麼要那樣的貪吃? 既來之, 則安之, 幸好此物很清新, 一口都是西柚及柚子的酸甜之味, 反而可以舒緩到一餐的滯悶。或者, 薑慕絲的薑香可以重點, 若有少少辛辣之氣, 會更加有趣。


實在是滿足得很的一餐。回家之後好奇地搜尋了一下chef Osborn的資料, 一看, 不禁嚇了一跳。Shane Osborn, 澳洲人, 在歐洲工作了超過二十年, 其中11年他一直在倫敦的 Pied-a-Terre 任職。至1993年起餐廳先獲得米芝蓮一星、1996年獲得米芝蓮二星、最近一直都保有一星的榮耀。更甚者, chef Osborn是第一個獲得二星榮譽的澳洲籍廚師! 這樣的履歷真令人詫異。

詫異, 不是因為食物的質素 - 質素嚴謹得很呢, 即使是午市也是無可挑剔的。詫異, 是因為這樣的一個人, 離開了熟悉的地盤開始自己的第二輪事業, 新開的餐廳竟是不在倫敦也不是澳洲, 而是在香港。更驚訝的是Arcane似乎沒有和香港比較大的餐廳集團合作, 只是靜靜的、固執地在中環的一角低調地閃爍。每一道菜, 都和chef Osborn一樣文質彬彬, 不帶驕矜傲氣, 感覺平易近人。

不止一次說, 香港人真有食福。此話再一次得到印證了。


Arcane
地  址:中環安蘭街18號3樓
電  話:2728 0178
營業時間:星期一至五 12:00-14:00; 18:30-22:30 | 星期六: 18:30-22:30 | 星期日休息
參考網址:官方網站 | Facebook Page | Instagram



0 留言